孙丹平:游陈炉古镇

夜幕降临时分,我们一家三口漫无目的的在古镇的小巷子里穿行,这里海拔高,感觉有些清冷,丝丝小雨绵延而下,不由得就想到戴望舒的《雨巷》,但这是个静寂却不伤感的浪漫之夜。

父亲木匠出身,他谈论墙角的走势,房屋的结构,感叹于这里路灯的别出心裁;侄儿才从中考的战场上得意归来,他沉醉于酸汤饸络的厚重口味,咋舌竖吹的狗娃泥哨声异常的响亮。

而我喜欢朦朦胧胧陶馆里的蓝花“大老碗”,这写意的花鸟鱼虫图案简练鲜活,质朴大气,清雅如玉,比旁边宝石蓝的孔雀瓷瓶更惹人心扉。

娇艳富贵的美未必世俗,淡雅质朴才应该是诗人的追求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