羊毛大军杀入币圈,有人月入过万,有人惨遭反薅,沦为韭菜_链支付

羊毛党与平台之间的博弈,永不停止。

文|棘轮比萨

空投糖果、月入过万、躺赚……羊毛党大军,早已杀入币圈。

羊毛党圈流传的史上最贵羊毛——ONT空投,就出自币圈。

甚至有职业羊毛党因此购入保时捷。

相较于互联网圈羊毛,币圈羊毛往往不需注册、实名验证。

羊毛党大军甚至一度为此疯狂。

从2017年发展至今,币圈羊毛党大军也开始逐渐下沉。

三四线城市大妈,成为了羊毛党主力身上的标签。

互相利用,又互相嫌弃。

在币圈,羊毛党与平台方的关系,仍然微妙难言。

01天价空投

订阅用户+Telegram群成员,可以免费获得1000个ONT糖果。

2018年3月,数字货币投资者孙文成,看到了屏幕上的公告内容。

一年后,他仍然对ONT(本体)的那一次空投印象深刻。

这可能是币圈历史上含金量最高的一次空投,最少也能赚到万元以上。

孙文成回忆。

他所言非虚。

在币圈,项目方为用户发放奖励代币,常常被称作空投糖果。

而2018年3月的ONT首次空投,每位用户获得了空投的1000个ONT糖果。

而当时,每个ONT的价格最高曾达到64美元,折合人民币428元。

这意味着,成功薅到这次羊毛的羊毛党们,最高变现超过40万元。

事实上,能赚到40万的只是凤毛麟角。

但后来ONT价格长期稳定在人民币10元上下,因此,绝大多数人都从这次空投中,薅到了五位数的钱。

孙文成表示。

但ONT的空投方式,却十分简单粗暴。

不用注册,不用实名验证,只要留邮箱、加群,就可以获得空投。

孙文成透露,当时有江湖传言,有人用400个邮箱薅ONT,后来直接买了辆保时捷。

这一次空投也因此被羊毛党圈戏称为史上最贵羊毛。

而事实上,早在2017年,一批羊毛党、网赚客,就已经开始被币圈的造富神话所吸引,加入其中。

与传统羊毛相比,币圈的羊毛薅起来,既容易,又复杂。

孙文成说,容易体现在,早期币圈薅羊毛大多不需要实名验证,非职业羊毛党也能一人多薅;而复杂则体现在,数字货币持有、交易、投资门槛高,且羊毛信息获取不易。

单单注册钱包,并在交易所或场外完成套现的操作流程,就难倒了很多羊毛党。

孙文成表示,当年币圈空投糖果火爆时,常常有人在羊毛群中主动找到他,向他付费咨询如何注册钱包、交易所。

2017年,许多早期进入币圈的羊毛党,光靠薅空投糖果,而非炒币,就能赚到几万块钱。

孙文成回忆。

他印象最深的一个故事,来自于一位初入币圈的羊毛党。

后者由于不熟悉数字货币转账、套现的操作流程,拿到空投后迟迟未能卖出。

他注册交易所用了好几天时间。

但在那个什么币都能涨的行情中,他反倒因此多赚了不少钱。

羊毛党大军,为币市带来了一批新鲜血液。

有的人成为了韭菜;也有的人则坚持及时止盈的薅羊毛思想,赚了一笔钱后就及时离场。

他说,2017年比特币达到最高点的那半个月,很多羊毛群里都没人讨论薅羊毛了,大家都在炒币。

孙文成认为,2018年3月的ONT天价空投,是一个币圈羊毛党的重要转折点。

如果说,此前,币圈羊毛党主要由专业羊毛党及偶尔薅羊毛的炒币者构成,他们都属于精英用户,那么,此后,大量对数字货币、区块链完全不了解的小白用户,开始涌入币圈。

羊毛党大军,来了。

02网赚大军

一大批垂直于区块链圈子的羊毛党网站、社群开始出现。

它们的网站站长、社群群主,会每天搜集发布各类羊毛项目,号召用户搜刮羊毛。

而这些平台的盈利模式也显而易见——站长、群主发出的羊毛网址,大多带有自己的邀请码。

他们也能从中获得糖果奖励。

另一些人,则从技术角度切入,开始为羊毛党开发全自动化的薅羊毛软件。

如果你有好的羊毛,可以告诉我,我们一起撸。

从事该类软件开发的张维民对一本区块链记者表示。

他所谓的好羊毛,指的是提币稳定、套现离场自由的项目。

而他展示的薅羊毛软件,除了批量注册外,还支持简单的人脸认证和身份证、银行卡实名认证功能。

在羊毛大军的冲击下,币圈的羊毛项目们,也在悄然发生着改变。

最早,项目方空投糖果主要是为了引流。

某数字货币交易所从业者蔡明哲对一本区块链表示,后来不光是项目方,交易所也常常空投糖果以吸引用户。

在他看来,ICO大潮退去后,模式币开始取代糖果空投,成为了币圈羊毛党们的新宠。

但对于羊毛党而言,模式币却不代表躺赚,而是风险与收益并存。

何为模式币?

这一类币种以所谓的商业模式作为宣传亮点,大多高调宣传自己的高收益、高分红、低风险属性,以吸引用户购买。

轻松月入过万简直躺赚等字眼,常常出现在其宣传文案中。

其实,模式币就是传销币资金盘的美化叫法。

这些项目方,大多都是打着区块链幌子的骗子。

蔡明哲一针见血地指出。

趣步,就是一个典型的模式币案例。

趣步一方面打着让汗水不白流等正能量口号,一方面宣传分享运动数据即可获得收益。

据称,其最高月收益可达到24%,且无需投资也能获得趣步糖果。

趣步等模式币的出现,让币圈羊毛党的圈层继续下沉。

一本区块链记者发现,在一个约200人的趣步微信群中,有几乎一半的用户都是典型的大妈群体。

币圈羊毛党的下沉程度可见一斑。

无需投资、门槛低,让趣步备受羊毛党青睐。

但事实上,由于诸多规则限制,用户如果不投入真金白银投资,很难在趣步平台套现离场。

作为一名非职业羊毛党,我们有自己的纪律:不用虚假身份注册,不为薅羊毛额外付出成本。

孙文成说,但总有羊毛党自控力太差,在平台投了钱,最终被平台反薅。

他们在薅羊毛的时候不会想到,自己恰恰就是项目方眼中的那只肥羊。

他总结道。

03反击与博弈

所谓薅羊毛,就是羊毛党与平台方互相利用,又互相嫌弃的过程。

在某羊毛党论坛,一位用户一针见血地指出。

围绕着薅羊毛与反薅羊毛,羊毛党与平台方之间,一直都进行着反复的争斗、拉扯与博弈。

从运营角度看,平台方与羊毛党之间的良性互动,应该是平台方让出小恩小惠,让羊毛党薅到羊毛,自己也借此获得用户与声量。

蔡明哲表示,但平台风控策略一旦失控,羊毛党就有可能把平台薅死。

而一些别有用心的平台,也可能反薅羊毛党。

2018年年中,曹强创办的交易所,就死于羊毛党的侵袭。

在上线之初,为了吸引用户注册,曹强的交易所上线了充值就送平台币的活动。

羊毛党很快蜂拥而至,将主流币充到交易所,获得平台币后就迅速卖出,连同充入的主流币一起提出,套现离场。

我们几乎没有上线任何风控措施。

曹强回忆,几天时间,平台就亏了几万个USDT。

最终只能关掉交易所。

而许多项目之所以盯上羊毛党,也是为了反薅他们,诱导羊毛党入场投资。

以ONT为例。

ONT的多轮空投活动,需要用户持有一定数量的NEO币,才能获得空投资格。

而NEO的价格,自然也因此水涨船高。

区块链项目要想防范羊毛党,风控极为重要。

区块链行业从业者孙鹏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。

早期,许多区块链项目空投糖果,最多进行邮箱验证。

特别是一些西方国家,用户习惯使用邮箱,排斥手机验证。

此外,国内常用的基于人脸、银行卡、身份证等途径的防羊毛策略,在崇尚自由、隐私的币圈,也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孙鹏说。

但很快,汹涌的羊毛大军就摧毁了许多项目方的心理认知。

他们发现,只要不加强风控,所有空投糖果,都会被羊毛党拿走。

2018年后,国内外的币圈从业者都在完善业务逻辑,防范羊毛党。

孙鹏说,例如,限制空投糖果的次数和数量,设置参与门槛、实名认证流程,并强化活动解释权、技术监控等等。

而在数字货币钱包Kcash相关负责人看来,打击羊毛党的核心,在于让羊毛党的成本大于收益。

职业羊毛党也是需要付出成本的。

我们曾经听闻有职业羊毛党投入大笔资金,意图到我们平台薅羊毛。

但只要在规则制定上让职业羊毛党无利可图,就可以防范风险。

上述负责人表示。

普通羊毛党其实是我们的朋友,只有职业羊毛党才是我们的敌人。

孙鹏说。

哪里有利益,哪里就有羊毛党。

在平台方眼中,他们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群体。

他们自带流量,为平台创造了优秀的数据;又有可能如蝗虫过境,让平台颗粒无收。

而羊毛党与平台之间的博弈,仍将持续,永不停止。

*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。

来源:一本区块链

本站全部作品均是链支付资讯原创或来自网络转载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和分享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所产生的纠纷与本站无关。

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

234互联网区块链币圈微信手机数据标签比特币流量运营

赞(0)